让留在城里的农民工过个舒心年

让留在城里的农民工过个舒心年

要说年味最浓,当然是乡村。那里有大红的春联、大红的灯笼、震耳欲聋的鞭炮声,还有堵塞在乡村土路上拜年的轿车。就连门前的炮仗纸,也是乡村里一道过年的风景。

要说最重视过年,当然是农民。“掸尘”是那样的仔细,“上年坟”是那样的虔诚。给长辈拜年,先去谁家后去谁家,是绝对不能搞错的。就是改革开放初期,农民生活还比较困难的时候,过年了,也要想方设法给孩子们添一身新衣服。

年,是中国农民给自己创造的一个节日,由上古时代岁首祭祀演变而来,是中华民族最隆重的传统佳节,以祭奠祖先、除旧布新、迎禧接福、祈求丰年为主要内容,是农耕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农民对“年”是看得很重的,“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就是这样一代一代传承下来。

允许农民进城务工,和恢复高考、大包干一样,是改革开放的重要内容。城市里的大楼越修越高,马路越修越宽,高速公路一直修到雪域高原,这是中国农民的巨大贡献。与此同时,乡村里的草屋不见了,农民用自己起早贪黑挣来的血汗钱,盖起了砖瓦房,有的盖了楼房,打工收入一度占到农民总收入的七成以上,但付出的辛苦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三农专家刘奇曾在一篇文章中这样表述:农民工家里的房子长年空着,让老鼠在住,他们在城里住地下室,住旧平房,实际上是和老鼠住在一起。

中国农民最能吃苦,也最富有创造精神,就是回家过年也有很多选择,挤长途汽车、坐绿皮火车,当然也有成群结队包汽车,甚至包飞机回家的。记得那年我还在一家报社工作,年坎里,新闻部的副主任跟我说,有几十个农民工,从福建厦门骑摩托车回江西瑞金老家过年,行程一千多里,他要随行采访。我担心安全问题,有点犹豫。他坚持说,农民都不怕,我们搞三农报道的人,有什么好怕的。后来,农民一路走他们一路跟,一直跟到村里,还在农民家里喝了一顿年酒。拍出了很多精彩的照片,登了一个整版,发在头版上的现场新闻催人泪下。

今年,为防止新冠肺炎病毒传播,政府倡导农民工就地过年,尽量减少流动。可爱的农民工兄弟,就是这样顾全大局,他们把买好的车票退了。数亿农民工留在了城市,他们为人父母为人子女,忙碌了一年,不能和家人团聚,试想,几岁的孩子一年没有见到父母了,这过年又见不到,会是怎样的感受?除夕之夜,极有可能会在电话的两端、视频当中,相互落泪。

农民工留在了城里,留在了给城里人服务的岗位上。我们这些人早先也是农民,或者是农民的子弟,后来因为上学、当兵、招工、各种机缘巧合,成了城里人,有的成了大大小小的领导,我们今天的这些城里人,应该怎样对待留在城里过年的农民工兄弟?

让他们舒心。千好万好,开心最好。组织现场联欢会,是不可能的,防止病毒传播要减少聚集,但组织线上联欢会,让他们吼一嗓子行不行?各级工会组织能不能开一个口子,视农民工为特殊会员,给他们送去温暖?妇联、共青团都能有所作为。农民工住的地方,水电气能不能正常供应,暖气能不能保证温度?送些“福”字贴到他们床头上,也不是一件多难的事吧?关键要看我们是不是上心了。

让他们受到尊重。公交车、地铁、公园能不能在春节期间,给他们免个票,或者打个折?大街上、小区里,我们能不能主动给快递小哥一个微笑,即便是戴着口罩,相信他们也能感受到城市的温情。送水工把一大桶矿泉水扛到家,已经一年了,这大过年的,能不能随手送个小礼品?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这是古人对我们的教诲。

让他们得到实惠。前些天,安徽泾县县委县政府表示,春节期间,为留在县里的外来职工提供工作、学习、生活支持,坚守岗位的每人每天额外补贴一百块钱,引来网友一片称赞。留在城里的农民工,还有生活开销,我们要设身处地为他们着想,只要他们自己愿意,要尽可能帮助他们安排岗位,让他们多赚点钱,多得点实惠。

但愿这个年,留在城里的农民工,都能够舒服、舒心、舒畅!

(转自农村工作通讯 作者:夏树)

  • 可能感兴趣

  • 说说你的看法

    你的留言很快就会得到答复

    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