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外职工高温费痛点调查:同样的工种高温补贴发放标准不一,还有人提问,高温费发…

户外职工高温费痛点调查:同样的工种高温补贴发放标准不一,还有人提问,高温费发...

连续预警!今年夏天,上海已出现多个日,上海中心气象台多次发布高温红色预警信号,创下了最新纪录。


炎炎夏日,户外职工尤为辛苦,他们冒着高温保障城市运行,更为不少市民提供了快递、外卖等必要的服务。那么,这些户外职工们有高温费吗?高温费的发放情况如何?连日来,劳动报记者展开调查,发现职工对于高温费,有很多话想说。


疑惑一:

同样的工种高温费发放标准不一


“你今年领取到高温费了吗?”面对这一问题,不少小哥的答案不尽相同,“没有领取到高温费”“高温费就是天气补贴吧?”“天气补贴一单就几毛到几块钱。”“完不成任务就拿不到补贴”……七嘴八舌的答案,让记者犯了难:为何同样的问题,答案却众口不一?


为了一探究竟,记者注册了美团众包和蜂鸟众包,分别在“骑手社区”“骑手圈”的论坛内,记者输入“高温费”“高温津贴”“高温”等相关字眼,看到了不同的答案。有骑手抱怨连续高温预警,看不到高温补贴。有骑手表示高温补贴并不多,“3、4公里只有0.5元,5公里最多一块钱”。有骑手晒图表示,高温天的任务难以完成,实际奖励到手0元。甚至在有些留言中,有骑手在讨论,该如何反馈,才可以拿到高温费。


户外职工高温费痛点调查:同样的工种高温补贴发放标准不一,还有人提问,高温费发...

在蜂鸟众包的新手指南中,输入“高温津贴”,会弹出如下自动回复:“高温补贴是否开启由城市运营人员根据实际情况决定,在订单页面及订单详情页上会标注‘高温补贴'字样,请您关注(当地详情也可以咨询配送经理)。”


随后,记者翻阅了两个软件中的待抢单,发现骑手的订单收入由配送费、天降红包等构成,在高温时段,蜂鸟众包的配送费会包含一份临时补贴(根据部分骑手所晒订单,如四川等地,该补贴明确注明为“天气补贴”),少则0.5元,多则2-3元。而美团不仅会有高温预警的语音提醒,也会在收入中包含一份1-3元左右的天气补贴,而在非高温时段,如晚上,则没有这样的补贴。


户外职工高温费痛点调查:同样的工种高温补贴发放标准不一,还有人提问,高温费发...

此外,记者也在蜂鸟众包的骑士圈看到有“清爽e夏”为主题的活动,当月活跃天数(单日单量大于等于5)和订单量达到要求后,可领取红包。


为什么同样是骑手,对同样的高温费/高温津贴的知晓度、发放标准,答案却大相径庭呢?此前,有媒体采访一家外卖平台的相关负责人就曾谈到,整体看,外卖骑手的高温津贴发放情况比较复杂,平台正在探索中。外卖骑手分为专送、众包等多种用工形式。据了解,一些地方的外卖平台代理商会为签约骑手发放高温津贴,众包骑手则大多没有。


而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解释,骑手们的天气补贴,或与所处地区的加盟商有关。目前上海最知名的两家外卖平台,分别都有20多个加盟商,骑手身处不同的区域/加盟商范围,活动的力度、补贴都有可能不同。“可能有的人一个月能拿几百元的天气补贴,有的人只有几十元;有的完成任务可能会在第7天、第15天才能领取(高温补贴),有的完不成任务就拿不到。”


不同金额的补贴、不同的加盟商,签约骑手与众包骑手的差异等,这些综合造成了同样的高温费,知晓度不同,发放标准不同的现象。


那么,这类天气补贴都可以算做高温费吗?来自上海江三角律师事务所的马鑫丽律师认为,高温费的发放是基于劳动关系建立的前提下,目前不少骑手是以个体工商户的身份与平台合作,并非劳动关系。因此,马鑫丽认为,在这一前提下,天气补贴不能与高温津贴混为一谈。“高温费是侧重于没有降温措施的福利性质,但天气补贴更多是激励性质。”与马鑫丽的观点一致,有骑手就坦言,天气补贴正是为了激励骑手在极端天气下接单的一种举措。


不过,马鑫丽也建议,从骑手的实际工作内容和工作环境来说,确实是属于高温岗位,平台从人文关怀的角度也应考虑到骑手的权益。“不管背后的法律关系如何,骑手是为平台工作,从平台赚钱,骑手不懂得背后的法律关系,但还是建议平台给予更多的经济支持。”


疑惑二:

高温费发放能灵活些吗


在记者的走访调查中,也有部分职工认为,自己做的活也可以算是高温工作,但因为岗位的设置,却没有办法领取到高温津贴。位于闵行某小区的菜鸟驿站外,一名在站点分拣快递的工作人员就和记者闲聊了起来,“之后单量一直很多,经常都在外面分快递、扫快递,有时候遇到客户要送货上门,跑的也不少,但实际说起来,我们都不是户外岗位。”虽然工作的内容与户外职工相差无几,但由于驿站里配有空调,自己并不能领取到高温津贴,谈到这里,她多少有一些埋怨,“按理说我在室外工作的时间也蛮长了,多少也该有一些(高温津贴)吧!”


除了对“空间”的要求外,也有户外劳动者对高温津贴的发放时间提出了想法。“今年天气这么热,实际高温工作时间比原来多不少,高温费是不是能多发点?哪怕延长一些高温津贴的时间也好啊?”


一名顺丰的快递员告诉记者,自己从6月至9月期间,每个月都有领取高温费,甚至如果遇到5月底或10月初气温较高的情况,也会有部分高温费补贴。但是,对于自己领取高温费的金额,他表示“不方便透露”。


如果单位未按规定支付夏季高温津贴的,劳动者可以依法申请调解、仲裁,也可向行政部门投诉或举报。那么,如果对用人单位高温津贴发放存有疑义的,劳动者该如何维权呢?


马鑫丽认为,目前高温津贴的规定时间是一个相对合理的时间,6-9月份已经可以覆盖绝大多数高温天气了。如果劳动者认为自己的岗位是属于在高温天气环境下工作的高温岗位,或者对高温津贴发放有疑义的话,能维权的途径有很多,“可以直接从公司内部反馈,也可以通过劳动监察进行举报和申诉,还可以通过仲裁的方式进行申诉。”不过,马鑫丽也提醒,劳动者申请高温津贴,其初衷或许仍想在原单位工作,如果认为用人单位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建议采用柔和的办法,争取从内部解决。若矛盾已不可调和,再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推出首份民主协商纪要 建设多种类服务站点

工会多措并举为户外职工“消暑”


正如调查所反映的一样,职工所面临的“烤验”,市总工会看在眼里,回应在诸多行动中。今年夏季,市总工会印发《关于组织开展2022年夏季职工劳动保护和防暑降温工作的通知》和工作提示,要求各级工会做好高温天劳动者的保护。


事实上,近年来,市总工会也在积极拓展户外职工爱心接力站、健康服务点、职工服务中心等职工服务阵地的功能,将货车司机、快递员、外卖配送员等新就业形态劳动者以及抗疫一线医护人员和志愿者纳入服务对象,让爱心企业、各级工会贡献一份“举手之劳”,给小哥们多一个可供选择的休息场所。


今年7月8日,在上海市总工会、普陀区总工会指导举办的新就业形态劳动者与互联网平台企业协商恳谈会上,一位外卖送餐员就提出,近期极端天气较多,是否可以提高配送补贴?在这场恳谈会上,诞生的上海首份平台企业与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民主协商纪要中就提出,加强构建送餐员安全防护体系,精准掌握极端恶劣天气,相应适时调整配送机制,保障送餐员配送安全;提供夏季关怀物资,为各站点配备防暑降温用品,做好外卖送餐员夏季防暑工作等。


【这里是公益 免费咨询平台,并非官方拖欠处理部门,在本文底部留言评论并不会得到处理,如果有相关问题需要咨询请点击: 拖欠工资免费咨询

  • 可能感兴趣

  • 说说你的看法

    你的留言很快就会得到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