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上岸生活

“偶尔内心也在想,我到底适不适合这个工作,是否可以调到别的单位……但其实我根本调不走,因为有服务年限”

我的上岸生活

距离我上岸已经3年了,早已经过了当时刚得知消息时候的兴奋。如今的我在平凡的岗位中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没有一些人想象的那种自在,相反还要经常加班,一有工作,无条件加班的那种。

我是工作3年以后考上的公务员,至今都有些后悔,怎么大学的时候没有早下定决心,好好的为自己的未来谋划谋划。

那时候天时地利人和,大学生的时间还是很充裕的,可惜我过的是天天就想着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的无比空虚的日子,图书馆除了考试季,又有那么多的空位,开着空调,舒适的环境,好的话还能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来学习。一切都晚了,但是如果你意识到要开始努力了,又或许不晚。

等到毕业的时候,我理所应当的投入找工作的庞大队伍中,这年头,工作不好找啊,爱随大流的我选择了考取公务员。

但是又不想家里蹲,由父母养着,那滋味太难受了,于是想先找个工作,再在工作空余的时间考公。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生活中的诱惑这么多,懒散缺乏毅力的我下班就想追剧、或者邀朋友出去吃饭,考公的目标往往抛在脑后,直到报名的时候才临阵磨枪。可惜枪没有快,也没有光,我不是学霸级人物,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毕业生,人生知识的巅峰时期是在高中,当时早已忘记了许多知识,都还给老师了,装模作样的买了书,做着题。

结果理所应当的是考不上。

我的上岸生活

但是我那颗考公的心从未停止,被打击多了,总会以我没有学习为由安慰自己,但是事实上自欺欺人最不可取,后来,几经波折,终于在我工作三年以后考上了家里所在城市的公务员。

我的家是个县级城市,考取的职位是一个听起来有些高大上,事实上就是为人民服务的普通工作。

记得那是个夏天,8月份,我一大早收拾妥当,兴奋的去上班了,上班之前我对接下来的工作内容什么也不清楚,也从来没有打听过。我是个不太细心,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有些「没有眼力见」的人,我妈特意嘱咐过,要勤快些,看到办公室的地如果脏了,早点去收拾,帮同事倒垃圾桶什么的,结果我去了以后,发现我的与我同一批考取新来的公务员,比我会来事多了,我还没开始呢,人家就已经收拾完毕了。

好吧,估计我给同事的第一印象一定不是很好,起码不太勤快,但是没事,我可以在工作中努力。可能会有人问,你不是已经工作三年了吗,怎么一点工作阅历都没有,确实,我以前的工作环境太单一,太简单,这跟我的专业性质有关,只需要天天在实验室工作就可以了,接触的人也大多是学生,所以,人情世故方面确实有些欠缺,大学的时候也没有得到锻炼,于是自然而然的显的很木。

但是没事,我心里给自己打气,我可以慢慢学。

工作以后,我经历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迷茫,先是实习期的时候过于悠闲,只是干些办公室的打杂工作,我考取的职位与我的专业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专业用不上,所以难免有些困惑,无所适从,我曾经还会想,这座政府大楼,我每天的上班、下班,难道几十年以后,办公室还是那个办公室,楼还是那个楼,每天的上班路线、外面的风景还是那个,那是多么的无聊、枯燥,可想想考公的艰辛,又想开了,这算什么,我站着说话不腰疼,有了工作,挣得工资也处于中上水平,离家近,父母都在身边,我还要求什么。
事实上就是太闲了,才让我想了这么多,过了几个月以后,工作开始忙了,我也真正接触到了我的工作内容,渐渐的步入了正轨。

新的问题又来了,我的工作性质是需要经常下乡镇的工作(最开始并不知道),而且需要接触许多领导,这对于我来说很是苦恼,我坐车晕车,有的乡下距离市里很遥远,大多数时间就在路上了,每次坐车都会让我头昏脑涨,恶心呕吐。还有就是我是个不善于与领导、陌生人打交道的性格,还有些脸盲,这就要命了,试想一下,如果你走在路上,迎面走来了领导,别管是哪个单位的,是不是你的直属领导,你是不是得打个招呼,可是你忘记了他是哪个单位的了?姓什么了?好吧,直接喊领导没错吧。

但是要是你由于工作要与他沟通,之前明明见过,你又忘记了,这要命的脸盲症,硬着头皮上吧,心里暗暗祈祷,千万别被发现你不记得他是哪个乡镇的了。当时幸亏有老同事带着我工作,否则我的内心是崩溃的,但是有时候我也在懊恼自己,为什么就不能记性好点。

磕磕绊绊的工作一年以后,总算有些进步了,但是偶尔内心也在想,我到底适不适合这个工作,是否可以调到别的单位,结果稍稍透露我的想法,就被父母严厉的批评了,说我这也干不好,去别的地方也一样,说我一遇到事就想退缩,我有些委屈,有些岗位可能确实不适合啊,但是也没办法,只能继续努力了。还有的是,我根本就调不走好吧,我有服务年限。

2020年是个不平常的一年,没错,新冠疫情爆发了,作为公务人员,理应冲在前面,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的同时,还要参与疫情防控。当然我不是医务工作者,也不是卫健局的,所以我们只能以我们单位的性质来为疫情防控做出贡献。

结果就是忙了一整年,大年初二就开始上班,这一上就上了大半年,起早贪黑,不分周六日,没有节假日,该轮到你值班,你就得来,有任务,你就得上,当然,我们辛苦点没什么,只要能把疫情控制住,保护我所在城市民众安全,这些都值得,细想一想,我爸妈都在家,如果我们防控的好,那么自己的亲人不就多一份安全了吗。也就觉得不辛苦了,再说真正辛苦的也不是我们,是那些在第一线的人员,我们充其量是在二线或是三线。

我印象最深的是2020年春节期间,那时候口罩已经断货了,我拿着卫健局的同志给我的两个口罩,一用就用了好久,没办法,谁也没有多余的了,那时候心里也害怕,幸亏我们的城市没有确诊病例,毕竟我们也得接触人,疫情稳定以后,我们才能喘口气。

我的同事们都心甘情愿的加班、值班,因为我们是公务人员,这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义务,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

公务人员的工作没有别人想的那么悠闲自在,有的岗位繁忙一些,有的岗位清闲一些,但是一旦发生突发、重大的事情,如同去年的新冠疫情,那么所有人都要动起来,尤其是辛苦了社区的工作人员。尽管可能不需要你上前线,但是需要你坚守自己的岗位,履行自己的职责。

这份工作由我最初的不习惯、抵触、适应,到意识到它有自己存在的意义,尽管它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轻松自在,但是我也会继续努力的,不再虚度光阴。

这只是我上岸生活的一部分,谨以此分享给大家。

我的上岸生活

End.

注:本文来源于网络,仅用于征稿样稿,如涉嫌侵犯您版权,可在下方留言评论要求删除。

  • 可能感兴趣

  • 说说你的看法

    你的留言很快就会得到答复

    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谢谢!